熊貓新聞
熊貓新聞

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新聞 > 正文

喬碧蘿不加濾鏡露正臉 29歲的她想成為商業大亨

2019-12-09 10:39:24
    來源: 天府早報
    分享到:

  ■封面新聞記者劉秋鳳柴楓桔攝影報道

  王詩錦不想再藏在“喬碧蘿殿下”的背后,她想走到臺前。2019年7月25日,因在直播中遮臉的卡通圖像掉落,“喬碧蘿殿下”主播的真實相貌曝光,引發“蘿莉變大媽”網絡熱議。“喬碧蘿殿下”從一個粉絲不到一萬的小主播一躍成為百萬粉絲的頭部主播,一時鋒芒無二。伴隨漲粉的還有批評、質疑和嘲諷。這場網絡“狂歡”不久,“喬碧蘿”進入主播黑名單,百萬粉絲歸零。在這場鬧劇背后,29歲的王詩錦正在等待時機。

  “我與‘喬碧蘿’不能劃等號。”12月6日,王詩錦與記者談及這件事,在網絡負面的評論中,她將自己從喬碧蘿的網絡IP中剝離。她想把這次機會作為自己事業的墊腳石。5年后,王詩錦計劃重返直播。

  喬碧蘿是誰?

  29歲的烏魯木齊姑娘是操盤手

  記者第一次見到“喬碧蘿”真人,是在烏魯木齊的一個商業體的負一樓,一家普普通通的小童裝店。她坐在柜臺后,對著一臺蘋果電腦,一身黑衣。

  她看到記者后,笑眼盈盈地起身,熱情握手。這是她舅媽的童裝店,她偶爾過去幫忙。舅媽說,王詩錦很會銷售,只要是她接待的顧客,一般都是買。王詩錦想發揮自己的網絡優勢,與這條街的其他童裝店老板談合作。

  在很多人眼里的,網絡主播是一項靠顏值吃飯的行當。沒有了美顏濾鏡加持,王詩錦就是一個有點胖的普通姑娘的外貌。

  1990年,王詩錦在烏魯木齊出生,是家中獨女。小學到高中一直在烏魯木齊上學,曾短暫在北京某高校上大學,后退學重新高考,又在烏魯木齊的一所高校念完大學,就讀英語專業。家人希望她當一名英語教師。她的很多同學就是中小學的英語老師。

  教師并非她的職業追求。“她想從事寫作或藝術相關的行業。”還沒畢業,她就開始在廣告公司實習,一頭扎進廣告傳媒行業。2018年之前,王詩錦是一名在烏魯木齊的普通上班族,在當地的一些小公司從事企劃和運營工作。與王詩錦有過工作接觸的人告訴記者,她曾經為地產公司做企劃文案,給人印象還不錯。

  王詩錦最初進入直播行業,是想為自媒體引流。“我想在微博做宅文化領域的自媒體。”短短的1年多時間,她已經在3個直播平臺上亮相,至少掙了十幾萬。“我目前賬上有約30萬,至少有一半是直播所得。”她告訴記者。

  王詩錦說,在她的直播貢獻總榜上,最高約6萬,最少一兩千。在斗魚上,月3萬流水才能簽約。有一名16歲的未成年為她刷了3萬元。“我私信罵過這名粉絲,你爸媽辛苦拿給你的錢,你拿來亂花。”因為這事,她和這名男孩鬧翻了。

  如果不是“翻車”事件,王詩錦可能會一直在直播之路上走下去。

  被直播“拋棄”

  她認為這是一場陰謀

  2018年4月,王詩錦在熊貓直播兼職,熊貓倒閉后,她與虎牙簽約,后來她覺得自己在虎牙發展不好,就在2019年6月用小號“喬碧蘿殿下”偷偷在斗魚直播。此時的王詩錦有虎牙的合約在身,為了避免違約,就用她媽媽的身份信息注冊斗魚直播。

  實際上,2019年的第三批主播黑名單,“喬碧蘿殿下”的身份信息是張某花,是王詩錦53歲的媽媽,而非她本人。

  曾經,直播帶給王詩錦不菲的收入。瞬間,直播也可以將她封殺。

  8月1日斗魚直播平臺公布處理公告,稱經平臺調查核實,該事件系主播“喬碧蘿殿下”自主策劃、刻意炒作。平臺理決定即日起永久封停主播“喬碧蘿殿下”直播間。隨后“喬碧蘿殿下”轉戰虎牙直播,被虎牙封禁。8月4日,“喬碧蘿殿下”在Bilibili進行直播,被Bilibili永久封禁。

  各大直播平臺都不想趟這趟渾水。王詩錦四處碰壁。王詩錦聲稱,她在斗魚直播所得全部被凍結。“之前的流水是3萬多,7月到8月可能有十幾萬。”這筆錢要回來的概率很低。

  回顧“直播翻車事件”的始末,王詩錦認為,這可能是一場陰謀。“這是黑公關在踩我,捧他們的主播。”她說,這是她隨機連麥PK,遮臉圖掉落是系統Bug。視頻很完整,粉絲不可能從PK的第一秒開始就錄制。她懷疑是主播下載視頻回放后,進行的一場全網推廣。

  今年8月,在新京報的一篇報道中,“喬碧蘿”承認,“意外”露臉走紅背后確系公會營銷,共花費28萬。此時,王詩錦對此予以否認。“這是我當時為了面子虛構的28萬,吹個牛。”她說,她在直播間和微博上說“28萬”的目的是將各方的損失降到最低。

  “這不是我自主策劃的。我本人沒有任何錯。”但是王詩錦認為這個事件確實有問題。在謠傳中,這是一個50多歲,開變聲器開美顏的一個大媽,詐騙小孩子錢的行為。而她并非50多歲,樣貌則是“因為生病,再加上角度、燈光的原因。”

  “黑紅”后

  有人曾開價50萬買賬號

  王詩錦的舅媽以前經常看她直播。當直播翻車事件發生后,“喬碧蘿”的頭像直接上了新聞首頁,推送到舅媽的手機里。

  “完了,家里面就一個孩子,萬一想不開怎么辦。”舅媽大吃一驚。她當時身在外地,特別擔心這件事對王詩錦的心理造成陰影,趕緊給家里打電話,讓老公去看看她。沒想到王詩錦反而安慰家人。

  “我就難過了十幾分鐘吧。”哭完后,王詩錦反應過來了,現實中并沒有人攻擊她。同學朋友安慰她,同行還夸她厲害。

  她努力把現實中的自己從“喬碧蘿殿下”這個網絡IP中剝離。“我與‘喬碧蘿’不能劃等號。”她并不避諱看負面評價和網絡暴力。“我跳出來看這件事,我只是‘喬碧蘿’IP的運營者而已。”然后她開始做危機公關,盡力維持“喬碧蘿殿下”這個網絡IP的熱度。

  幸運的是,網絡暴力并沒有轉化到現實生活中。

  “黑紅”后,王詩錦說有不少廣告主找喬碧蘿。她打開郵箱,指著一份份郵件告訴記者,“這是想認識我的,這是想買我的微博賬號,這是商業合作的,這是想采訪的……”王詩錦聲稱,曾有人開價50萬買她的微博賬號,但都被她拒絕了。“這不是別人欣賞我而來找我。如果接了這些廣告,不利于我的危機公關的運營,黑粉會更加討厭我。”

  “那為什么不直接賣掉這個IP,掙一筆快錢?”記者問。“我是一個想做事業的人,我正好可以拿這個IP作為公司起步。”記者沒有對話到這些想與“喬碧蘿”合作的廣告主,或許“快錢”并不是那么好掙,也或者正如王詩錦所言的,她看到了更長遠的商業前景。

  有野心的人

  未來想成為商業大亨

  2019年,王詩錦經歷了大起大落。

  從不到1萬的斗魚粉絲猛漲到100萬,然后突然封停歸零,進入低谷。她沒有選擇悄聲匿跡,將“主戰場”轉移到微博。目前,“喬碧蘿殿下”在新浪微博的粉絲量有31萬。她幾乎每天都發微博,非常活躍。

  12月6日下午6點,“喬碧蘿”點開自己的新浪微博,新增了2百多名粉絲,點贊數和評論數有4百多條。12月5日她發了7條微博,互動數是1489,閱讀量有74.8萬,“現在少了很多。”她感嘆到。

  “惡心人”“你怎么不去死”這些類似的辱罵依然會出現在“喬碧蘿”的微博私信中,但這些負面的言論開始慢慢變少。如何培養新粉絲,她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在一大堆罵她的評論中,她先篩選出“夸她”的評論放出來。“跟風的人是最多的。只要放出正面的評論,久而久之,輿論就會慢慢被引導,累計更多正面評價。”

  “我是一個有野心的人。”王詩錦毫不掩飾自己的商業目的。在與她相處的2天時間里,她隨時提著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今年1月,她成立了公司,做線上線下營銷、策劃、推廣全案。上個月,公司正式運營,開始接了一些項目,有三五個客戶,已經開始營收。

  記者和她一起去中介看了幾個場地,她想租一個萬達的寫字樓,想為公司找一個落腳地。她想成為商業大亨,成立一個中國頂尖的品牌運營廣告文化傳媒公司。“我的未來終極目標是區塊鏈。”雖然沒有專業背景,但她相信如果有運氣、天賦和資金,天時地利人和,這對她也并非是一個虛幻泡影。此刻的“喬碧蘿”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夢想是否太過宏大,不在乎別人是否會笑她癡人說夢。

  “你覺得這件事對你來說,是比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記者問她。

  “如果你能客觀面對,這就是一個機會。”王詩錦說,現在她正在把直播翻車事件當成一個機遇,成為她自己公司發展的墊腳石。

責任編輯:劉瀟堰
關鍵詞閱讀:喬碧蘿;主播;直播

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今年將迎來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櫛風沐雨,社會主義中國迎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詳細]

喬碧蘿不加濾鏡露正臉 29歲的她想成為商業大亨
王詩錦不想再藏在“喬碧蘿殿下”的背后,她想走到臺前。2019年7月25日,因在直播中遮臉的卡通圖像掉落,“喬碧蘿殿下”主播的真實相貌曝光,引發“蘿莉變大媽”網絡熱議。“喬碧蘿殿下”從一個粉絲不到一萬的小主播一躍成為百萬粉絲的頭部主播,一時鋒芒無二。
双色球复式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