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四川
熊貓四川

首頁 > 四川頻道 > 四川經濟 > 正文

2019新經濟大會召開 20多位互聯網企業高管齊聚成都

2019-06-17 09:44:33
    來源: 華西都市報
    分享到:

  華西都市報訊(記者崔江)6月14日,“聚焦新經濟·共享新未來——2019新經濟大會”在成都召開。來自阿里巴巴、蘇寧、菜鳥、美團、哈啰出行、小豬等20多家互聯網龍頭企業的高管齊聚成都,論道新經濟發展。

  國研新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朱克力在大會中首次提出“新經濟都市圈”的概念引發關注。在大會期間,封面新聞還分別聯合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CBNData和BOSS直聘發布了《成都消費氣質報告》《2019成都新經濟發展人才報告》,用數據解讀成都新經濟發展。

  本次大會還設有四個重量級分論壇——“AI時代的生活方式”、“消費升級時代下的新生活方式”、“重新定義社群新經濟”、“人人都是物流供應商”,盒馬鮮生、餓了么、新氧科技、Rokid、榛果和途家等新經濟一線企業高管與專家現場圍繞新經濟展開了激烈討論,不斷碰撞出思想的火花。

  “新經濟大會”旨在將政府部門、新經濟企業代表、業內權威專家、學者共聚一堂,為多方搭建平臺,共同探討新經濟的發展現狀和趨勢,為有利于城市發展、服務用戶、企業成長的行業規范的制定出謀獻策。

  伴隨著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未來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領域出現顛覆傳統的革新者,各種新經濟模式會層出不窮。據“新經濟大會”組委會介紹,“新經濟大會”此后將每年定期舉辦,做成有全國影響力的大會,持續關注中國新經濟的發展進程。

  國研新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朱克力

  首提“新經濟都市圈”概念

  與“三破三立”新經濟法則

  論傳統經濟到新經濟

  首提“三破三立”新經濟法則

  談新經濟,不能不溯源經濟學邏輯。經濟學是研究財富創造的學問,朱克力站在更大的歷史視野指出,傳統經濟學更多是在總結已知,“新經濟學”更多需要預測未知。他認為,傳統經濟學解釋的是農業社會和工業社會的經濟規律,在這兩個階段,人類主要利用地球資源創富,受有限的空間驅動,側重滿足人的物質需求;而“新經濟學”則是探求智業時代的經濟規律,從互聯網到AI萬物智聯,人類主要利用智力資源創富,受無限的場景驅動,側重滿足人的精神需求。

  從傳統經濟到新經濟,不破不立,朱克力提出“三破三立”新經濟法則。其中,重塑邊界先“破界”、重構介質先“破介”、重建規則先“破誡”,這是“三破”;戰略創新需“立志”、戰術創新需“立智”、制度創新需“立制”,這是“三立”。

  談成都新經濟發展

  思路清晰且頭腦清醒

  在新發展理念的引領下,成都積極落實國家發展新經濟和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戰略部署,高質量塑造“最適宜新經濟成長的城市”品牌,向外界自信地展示這座城市的活力、創新力和包容度。

  成都新經濟發展如何?朱克力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成都發展新經濟的城市實踐證明了一個基本邏輯,可以用兩句話概括,一句叫‘新經濟呼喚新治理’,另一句叫‘新治理釋放新動能’。”朱克力解釋,成都發展新經濟不僅思路清晰,而且頭腦清醒,主要體現在其打破傳統管理體制,創新制度供給,變革政府治理方式,推動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上。

  朱克力舉例:“近年來,成都在全國創新性發布‘城市機會清單’,就是處理政府與市場二者關系、發展新經濟的正確打開方式。城市從給土地轉向給場景,從給優惠轉向給機會,政府不直接指定傾向性的產業路線,而是以新思維和新應用場景,引導市場優秀的要素聚集到新經濟領域和新產業賽道,或者運用創新模式改造存量產業,這一點十分重要。努力優化營商環境,筑巢引鳳,雙創驅動,以市場化與法治化為兩翼,保障和提高新經濟產業的投資回報率,正在使成都這塊地理意義上的盆地變成中國新經濟的高地,變成全球投資創業的熱土。”

  創新經濟都市圈概念

  科創與文創企業助力成都“新雙創”

  新技術革命帶來的新經濟機遇,使新經濟都市圈的形成變正在為可能。從發達國家的歷程來看,大都市圈的興起是伴隨其發展的重要特征。朱克力介紹,我國改革開放以來城市化趨勢加速,正在集中形成京津冀、長三角等幾個大都市圈。這些都市圈能夠有效發揮和放大資源集聚效應,資源配置效率更高,生產率極大提高。而新經濟的成長,靈魂在產業,根本在人才,主要載體在城市,尤其是大都市。“新經濟主要植根于城市,新經濟發展也無疑直接有助于城市繁榮。而城市尤其是大都市天然具備的資源聚集效應,使之成為新經濟成長的溫床。”

  而談及哪類新經濟領域企業更適合在成都這片土地開花結果,朱克力表示:“從大的方面講,一是科創類新經濟企業,側重科技創新;二是文創類新經濟企業,側重文化創意。這兩類新經濟企業,我把它們概括為軟硬融合‘新雙創’。對于成都這樣具有消費優勢和文化底蘊的城市來說,兩種企業都需要,二者之間很有互補性。”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張越熙

  場景實驗室創始人吳聲:

  伴“國潮”出海

  中國制造變中國創造

  5G催生全新生產力

  小量訂單推動消費模式創新

  5G時代的日益臨近,讓5G+AI+IOT成為最具潛力的全新生產力,暗合了新經濟這一大趨勢。“新技術創造新物種產生的土壤或新場景解決方案,推動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螺旋式重構。”在吳聲看來,技術更迭催生的新經濟必須要在范式轉移的大格局和時空緯度中,重新審視傳統模式的可能性與普適性。

  在消費分級趨勢已近明朗的過去一段時間,小米進入智能電器賽道和傳統家電品牌賽跑,大疆則從無人機轉向教育機器人領域……此種現象在消費形態變化中意味著什么?對此,吳聲認為,洞察消費形態升級和消費精神變化,并不是在于它是升級還是降級,而是觀念模式以及分級背后的邏輯。

  吳聲以2020年東京奧運會擬啟動8K直播的案例來說明,用戶在等待生態要素的齊備,內容提供商在等待更高清的屏幕,硬件制造商則在等待高清的內容生成。“三者的相互刺激、協作,推動了消費模式的迭代與創新。”

  當協作效率、低門檻、UGC與用戶思維成為勝負手后,場景算法重構起價值鏈,同時提升產業效率,催生產業互聯網實質進化為場景互聯網。對此,吳聲認為,新世代文化自信的內容與新品牌需求催生了許多小量訂單。而這背后需要柔性供應鏈、成熟制造業經驗與全球化信息的支撐,比小更小是這個時代的商業生態,從made in China到create in China。

  數字化體驗時代將來

  各產業都應找到自己的創新場景

  談及零售的變遷,吳聲認為,內容的體驗正在迭代消費的體驗。他引入了“數字化體驗時代”這一概念談到,消費正在進入數字化內容時代,數字化競價徹底成為一種定義消費者感知空間和時間的流動性尺度,這種尺度越來越表現為一種新的判斷依據、定價依據和用戶的一種溢價。

  “就像我們理解短視頻和直播的下沉一樣,它背后是一種認知的改變。”吳聲認為,視頻加語音成為如今三四線城市基于流量和用戶運營最好的表現方式。帶有數字化屬性的競價、用戶和內容驅動人貨場融合,“因為人可以變成貨,貨可以成為場,場可以被視作人。”

  那么,近年來,包括快手、抖音等短視頻、直播平臺都下沉鄉村市場,這意味著什么?吳聲解釋,這背后是下沉社群的自我表達與社交意愿,系統性支持物產背后的新農人,反哺鄉村經濟。同時,從現在越來越多的零售空間強調沉浸式體驗這一現象出發,吳聲表示,這背后是內容體驗迭代消費體驗成為主流,用戶更在意社交體驗的獨特性和審美感受的差異性。

  此外,吳聲還對城市招商提出了新的建議。“未來,不需要跟隨過往的經驗亦步亦趨,我們應該重新定義新的游戲規則和范式轉移。”他告訴記者,城市招商首要的是進行供給側改革,用低成本助力新品牌誕生。“每個產業,每個細分領域,每個公司,每個創始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創新場景。”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崔江歐陽宏宇

  西南證券新經濟研究首席分析師陳杭:

  成都將開啟

  新經濟發展新時代

  新模式和新科技

  助推新經濟發展

  “幾乎所有相關的互聯網公司都可以歸為三張網,分別是2C消費級互聯網,2B以企業為核心的產業級互聯網,還有2T(IOT物聯網)是5G時代帶來的IOT萬物互聯網。”陳杭進一步解釋,在過去的20年,整個中國互聯網都是圍繞著以消費者為核心的2C;2B是以企業為核心,企業需要數據流、資金流、物流、流程流等,2B因其發展時間較長,所以在頭部領域已經誕生;2T是將萬物賦能,將萬物喚醒,這個時候是以場景作為視角,目前發展格局也相當清楚。

  陳杭認為,新模式研究的框架是以2C、2B和2T為視角,現在企業發展更多將注意力放到生產力的創新上,這就是新科技。新技術表現出的算法、網絡、算力三者形成的合力,將為新經濟發展開拓出更多技術運用新路徑。

  此外,陳杭還談到,此前思科將局域網變成了互聯網,承載了全球80%的網絡通訊,成為全球價值最高的企業。在3G" 4G時代,以更快的網速開啟了移動通訊新紀元,以華為、中興、愛立信、新諾基亞為代表,呈現出四足鼎立的局面。而5G的來臨,最大的改變是實現了人與人之間的通信,走向人與物、物與物之間的通信,實現萬物互聯。

  發展新經濟

  成都稟賦優勢明顯

  在新經濟的發展進程中,城市之間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并且主要集中于高端產業和人才的爭奪上。2018年,成都新經濟總量指數居北京、上海、深圳之后,位列全國第4位。

  對于成都新經濟未來的發展,陳杭向表示,“相比京滬深,成都既避開了白熱化的頭部流量競爭,又具備巨大的存量空間,不至于離互聯網語境太遠,恰好處于微妙的中間位置,這些都是成都發展新經濟的優勢。”談及政策和人才層面對新經濟對影響,陳杭認為,成都有發展新經濟的政策環境、產業基礎和智力支撐。從上往下講,第一,政策層面的鼓勵是非常關鍵的,而成都具備發展新經濟的寬松的政策支持;第二,因其優異的地理、資金、產業基礎等優勢,成都發展新經濟的稟賦優勢明顯;第三,人才層面,成都有類似電子科技大學、四川大學等高校作為人才儲備,可以為發展新經濟提供智力上的支持。

  “目前可以看到2C和2B的巨頭,而2T才剛剛起來,這一塊未來的空間是巨大的。我們正處于新經濟巨頭頻出的時代前沿。”陳杭表示,成都是一個既有很多新模式創新,同時又具備很多新科技創新的城市,所以成都不僅在新模式上跑在前面,而且在新科技的部分領域也是領跑的。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雷強

  小豬CEO陳馳:

  共享住宿是一種綠色增長模式

  “過去二十年,全球公司市值排在前10的公司,發生了巨大的變化。”6月14日,小豬CEO陳馳在2019新經濟大會上分享道,2007年是傳統企業排在前面,但到2017年這個榜單完全變了,基本是新經濟、新科技的公司排在前十。陳馳認為,新經濟科技企業會逐漸取代傳統工業化時代的公司在市值上的領先地位,這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

  七年前,小豬搭建了一個房屋共享平臺,但當時是非常困難的。“當時民宿沒有互聯網介入,也沒有人愿意把房子分享出來讓陌生人住進去,同樣的,也沒有人愿意住到陌生人家里。”陳馳談到,在創業之初,最大的困難是用戶和房源,七年前,身為成都人的他曾去“游說”同學、朋友、親戚成為他的房東。

  “七年過去,我們在全球700個城市有房東、總房源超過80萬,過去一年小豬交易量增長了9倍。”談到小豬這幾年的增長,陳馳認為共享住宿是增長非常迅猛的行業。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有7800萬人在出行時選擇共享住宿,而一二線城市年輕人近半數愿意在出行中嘗試共享住宿。

  在陳馳看來,共享住宿不僅是一個新興的行業,更是一種綠色的增長模式。“工業時代我們追求的是增量,但是在工業化后期,共享經濟主要是基于存量來探索一些新的經濟模式,在存量中進行共享。

  “我們對資源的使用不在于對自然資源無限索取和無限創造增量,而是在工業化效率達到巔峰時,使用存量資源,使用商業模式來探討商業升級。”陳馳說,在商業升級的環境下,現在有更多人、更多角色、更多服務鏈條加入到共享住宿的生態鏈中。

  因此,在陳馳看來,共享經濟的本質最重要的是存量資產,這是有別于工業化時代發展最大的區別。此外,共享經濟還具有去庫存、去中心化的特點。“類似成都等新一線城市,這些城市過去十年有大量的樓盤開發出來形成蓬勃發展的民宿業務形態,而通過孵化個體創業,共享經濟模式去中心化過后可以對個人進行充分的賦能。”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王婷

責任編輯:劉瀟堰
關鍵詞閱讀:新經濟;大會;互聯網

推薦新聞

新聞排行

2019四川省兩會

奮力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臺階——2019年四川省“兩會”特別報道。[詳細]

双色球复式32